一个夏天

太太你不写我也能自动脑补啊!哇的一声就哭了!!!!!

拣尽寒枝不肯栖:

想写伞修。


小叶逃出家来,仗着年轻身体好,在陶轩的网吧通宵,打遍网吧无敌手,最后网吧之王苏沐秋隆重上线。
苏沐秋看见小叶心想,嘿,长得这么可爱技术还能那么好?看在他可爱的份上,我让让他。
小叶看见苏沐秋心想,哟,从家里出来这么久可算是看见个能洗眼睛得了,我可以适当让他输得不那么难看。
呵呵。
结果两人打了个难舍难分,真本事全用上了,叶修险胜。
再打,苏沐秋险胜。
打的如痴如醉,昼夜不分,双手抽筋累成狗。
终于休战。
苏沐秋问,你住哪?我们明天再来,还得接着打!
小叶抽抽鼻子,可怜巴巴,没地方住,网吧通宵两天了。
苏沐秋养苏沐橙养久了,一看叶修就觉得是小孩子,看了他一会儿,叹口气,说,你胆子可真大,离家出走吧。
小叶撇撇嘴,哼了一声。
苏沐秋觉着他这动作好玩,脸蛋又嫩的出水,于是轻轻掐他一下,说,那要不,你跟我回家?反正养一个也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小叶眨巴眨巴眼睛,把高兴藏进心里,又从眼睛里冒出来,二话不说拎着箱子就和苏沐秋回家了。
苏沐秋问他,就跟着我走,不怕我把你拐跑啊?
小叶摇摇头,嘿嘿笑,你长得好看的和小姑娘似的,我怕你?哥什么也不怕!
苏沐秋就拍他后脑一下,又气又笑,谁像小姑娘?再乱说话不给饭吃。而且得了吧你可,小人不大,哥什么?才多高?
小叶就比比两人身高,哼了一声,嘀咕,早晚长过你。

后来叶修就住进了苏沐秋家里。租的是个一居室,苏沐橙睡卧室,他俩在小客厅睡一个床。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沐秋换上大背心大短裤,叶修就规规矩矩的把叶秋准备的睡衣拿出来,跑去洗手间洗完澡换上。
苏沐秋盘腿坐在床上看着他换完睡衣出来,就忍不住笑。
叶修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亦或是哪里和别人不一样,惹他发笑,难得的有点手足无措,被笑的脸唰的红起来,低着头露出一个小发旋,头发湿漉漉的滴水,搅着手指头假装若无其事的走过来。
苏沐秋就想,哎呀,这还是个和沐橙一样的小孩子呢,兴许在家里过得也是小少爷的日子。胆子可真大,就这么跑出来。要是没遇见我,可怎么办呢?
再看叶修一本正经的脸红,他就忍不住温柔起来,拿了新的毛巾,冲着叶修挥挥手,说,过来。
叶修就贴着床,坐了个边,仍旧垂着头,颈子天鹅似的柔顺模样,又白嫩又漂亮。
苏沐秋就给他擦头发,他带着妹妹长大,难免就琐碎细致,一边擦一边教训人,这几天住我这,过几天你玩够了就回家吧,回去好好读书。
叶修一听这个,就不愿意了,嚯地站起来反驳,你要想让我走我就立刻走!
苏沐秋一愣,转而就笑,说,你个不识好人心的小崽子,离家出走很好玩吗?跑出来是为了干什么?
叶修就梗着脖子,我为了理想!
你理想是什么?
我打游戏!
苏沐秋失笑,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玩。
叶修就说,我喜欢打游戏,我知道我有天赋,我可以打的很好。
然后呢?
然后就成为打的最好的那个啊!最厉害的那个!
叶修说起这个,就有点激动,连眼睛都亮亮地发着光。
苏沐秋想说,那你怎么生活,靠什么吃饭呢?可是他看着叶修这样子,他说不出来。他想,算啦,慢慢让他过几天平民的日子,知道了生活里的柴米油盐,兴许他自己就走了。
可苏沐秋没想到,叶修就这么住了下来。

他们十五六岁,还不知爱,就爱上。
叶修游戏里顺风顺水,生活上一塌糊涂,除了泡面只会泡面,衣服也不会洗,家族做的苏沐橙是都看不下去的乱七八糟。
幸好苏沐秋有养孩子的经验,煮饭洗衣,苏沐橙做些扫地擦地。叶修见他们在家里有事做,只有他在苏沐秋擦地的时候只需要坐在床边把脚翘起来的时候,很不好意思,就和苏沐秋说,你教教我吧,我能学会。
苏沐秋看着他那双手,心里舍不得,表面上只好凶巴巴揉叶修的头发,说,你专心做代练多赚钱就是帮我了。
于是叶修就特别努力得赚钱接活做代练。幸好他年轻,技术好,熬夜通宵,睡一觉就算好了。
他们挤一张床,家里没有地方多放一张床了。叶修睡相其实是很好的,闭起偶尔嘲讽的眼睛,睡着时就有一种无辜气。可两个十五六的男孩子,长手长脚的把自己摊开,在这小小一张床就难免互相碰到。
苏沐秋偶尔夜里醒来,会发现叶修人安安稳稳平躺,手指尖却轻轻地搭在他手臂上,像是寻个依靠就能安稳似的。


苏沐秋在家里承担了煮饭的任务。他做事,叶修不好意思闲着,就也在厨房跟着打转。有天做完一笔活,收获颇丰,就做了大餐,桌子上好几个菜,苏沐秋还在厨房煮红烧肉。


叶修悄悄用手指在盘子里捏了几根菜,又跑去厨房问,好没好呀好没好?能不能吃了?


苏沐秋也正好用勺子盛出肉来,手指蘸蘸汤汁,想看看咸淡,却没想叶修握住他手指直接放进自己口中,用舌尖舔了一舔。


舔完又顺其自然放开,咂咂嘴,说,好像有点淡。


苏沐秋愣在那好一会儿没动,等到叶修已经跑出厨房去饭桌偷吃,才反应过来,忽然脸红。


苏沐秋独自脸红三五分钟,忽然拿着锅铲跑出去,叫叶修的名字。


叶修正在偷吃,被一叫,吓得差点跳起来。


苏沐秋就跑到叶修跟前,直愣愣盯着他,脸还红着,却已经是最俊秀的男孩子。


叶修也看着他,一边看他,一边心虚,等着苏沐秋教训他。


可苏沐秋看着他,好一会儿,鼓足勇气,说,叶修,你和我在一起,行不行?


叶修没想到他说这个,一愣,反问道,难道现在没在一起吗?天天在一起啊!


苏沐秋就说,不,不是,是,像别人那样,男孩和女孩在一起那样。


叶修就歪着头,有点困惑,可是我也不是女孩,你也不是女孩,这怎么办?


苏沐秋想了想,才说,我问你,你觉得我们这样生活好吗?


叶修说,好啊。


那你想一直和我这样下去吗?


想啊。


那,苏沐秋终于笑了出来,那就没问题吧,只要我们想一直一直一起生活,不是女孩子也没关系吧。


叶修想了想,眼睛里是黑白分明的纯粹。他点点头,对,你说得对。


苏沐秋看着他,又有点不好意思,可他又觉得,这话不说来,他要被憋死了。他小心翼翼地说,那,既然我们在一起了,我能不能亲你一下?


叶修原本没觉得什么,可听完这句话,脸就飞快的红了,他似乎低了一下头,又马上强迫自己抬起来,假装无事的结巴,好,好啊。


苏沐秋就低一点头。亲他一下。


亲了一下,又亲一下。


亲不够似的。


黏黏糊糊亲了好一会儿,厨房里就有糊味传了出来,苏沐秋闻到,哎呀一声,说,完了完了,糊了糊了!就又拎着锅铲跑回厨房。


叶修看着他背影,在小小的拥挤的客厅,心怦怦地跳,却又迷迷糊糊地想,不知道红烧肉还能不能吃了。


那一定是个夏天,有蝉鸣,有碧绿的树叶,苏沐秋和叶修在小小的没有空调的家里,穿着宽松的大T恤和大短裤,少年们修长的小腿露出来,额角还带着一点汗。可是阳光却很好啊,像是透过窗子,照进他们柔软干燥的心里。


那一定是个很好,很好的夏天啊。

评论
热度 ( 1068 )

© JIN子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