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珍爱生命,适度吸修

一川烟草:

 


这简直是在用绳命摸鱼


 


有病


 


正文


 


叶修退役后,联盟为了最后一次挖掘一下教科书身上的商业价值顺便把前几年的补回来捞个够本,特地联系掌握高精尖技术的某厂家以叶修的外观为样本生产出一批智能小型机器人。这种小叶修能跑能跳,能笑能闹,除了不能说话以及只有巴掌大小之外,和真人没什么区别。


 


为了搞出点噱头来,荣耀官网发布消息,小叶修先行发售50个,明晚8点整准时开抢。这50个为限量版,卖光了就卖光了,不会再上市。正式版要在限量版发行一个月时候问世。


 


尽管因为材料与技术的问题,小叶修的价格并不便宜。但第二天晚上7点55,仍有很多关注该消息的玩家蹲守在时钟前端着手机算时间,紧张得仿佛能在下一秒就地死亡。终于,分针指向了12的位置。官网秒卡。等下一秒再点进去,50个早就卖光了。


 


评论区和论坛哀鸿遍野,很多人质疑这速度简直是混进了一大波职业选手。


 


这哥们是个明白人,确实此时有很多职业选手躺在房间的大床上捧着手机傻乐。黄少天简直要从床上乐到床底下,因为他不光抢到了还抢到了两只小叶修。想到以后被两只小可爱包围的日子黄少天美得从地上爬不起来。


 


他还心想着要是队长抢不上的话就勉强分给他一只。而此时的喻文州坐在电脑前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特意向张新杰对了表,然后在差三分钟的时候坐下来屏息等待,反正只不过是点几下鼠标,喻文州的反应还是很快的,而且他心理素质好,不会出现很多人因为过于激动而手抖的现象。所以稳稳地抢到了一只。


 


联盟开始陆陆续续地发货。为什么说这是可以狠捞一笔的生意?在推出限量版的同时联盟就开始了小叶修相关服装、配饰、包括小屋子小床之类的玩具的生产。衣服精致好看,花样百出,但都价值不菲。当然,这点钱对明星选手们来说还不够看。


 


选手们喜滋滋地开始了养娃生活。


 


叶修退役后进了总局工作。冯主席黑心地让叶修到各战队巡视一圈,美其名曰联盟工作人员要和各战队搞好关系,利于联盟的长期发展。叶修无可奈何,只好听命。


 


他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微草战队。叶修走到训练室,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窥探到里面压抑沉重的氛围。队员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王杰希严厉的声音从没关好的门缝里传来。


 


“我说了多少次了,训练的时候不许来打扰我。”


 


“你再这样不听话,我就不喜欢你了。”


 


“哭什么?”


 


训练室里静悄悄的,叶修竖起耳朵听,也没听见啜泣声。反而是王杰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似乎颇为无奈。他起身走出训练室,胳膊上好像还托着个东西。叶修偷偷藏到一边。


 


王杰希走出来,带好训练室的门,这才把胳膊上的东西举起来放在窗台上。


 


叶修瞪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联盟用他的脸做了个周边,叫小叶修。不过没想到居然做得这么逼真。那小叶修比成年人的巴掌大一点,一身嫩绿色的小恐龙连体衣,一只小手撑着窗台边儿另一只在抹眼泪,哭得快喘不过来气。


 


王杰希终于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摸摸小叶修柔软的发。


 


“乖了,别哭了。你下次听话,别在训练时间找我,训练完我再陪你玩,好不好?”


 


小叶修一听王杰希语气放软,哭得更凶,两只小手都放在眼睛上揉。


 


王杰希伸出两根手指捏着小叶修的手想把它们拿下来。


 


“别用手揉眼睛,脏。”


 


小叶修闹脾气,甩开了他的手。王杰希被他哭得心软,又把他抱在怀里安慰:“好了好了是爸爸不好,原谅爸爸,好么?”


 


爸、爸爸……


 


躲在角落里的叶修嘴角抽了抽,没想到你是这样喜欢年下养成的王杰希。


 


他想着这大概不是一个突然出现顺便嘲讽王杰希的好时机,准备悄悄开溜。没想到小叶修也不知道是因为采取了叶修外形的原因还是怎么着,敏感地察觉到本尊在这里。他像猫一样灵巧地从王杰希手臂上跳下来,啪嗒啪嗒拼命地倒腾两条小腿往叶修的方向跑。叶修一个不留神,就让那小东西顺着裤腿爬到自己怀里。


 


叶修目瞪口呆。小叶修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哭的还是羞的,他扶着叶修的前胸站起来,亲了对方脸颊一大口,还依恋地蹭蹭。王杰希顺着小叶修跑动的方向找过来,正好发现站在原地无所适从的叶修。


 


叶修尴尬地打了个招呼:“嗨,老王。”


 


王杰希莫名觉得此时的情况像一家三口团聚。


 


叶修在微草待上半日便在小叶修和他爸依依不舍的告别中离开了。他顺道去了义斩。


 


楼冠宁打听到叶修要来各战队巡视的消息早早把自己打扮得帅气逼人站在大门口候着叶修。叶修夸了两句小楼果然一表人才,楼冠宁不好意思地笑笑,殷勤地跟在叶修身前身后问他要吃什么要喝什么需不需要休息想去哪里玩。叶修摆摆手表示不用麻烦,随便看看。楼冠宁便老老实实地跟在叶修两步以内的范围。


 


叶修走到二楼,眼尖地发现走廊尽头有一处装潢特别违和的地方。他好奇地走过去,这半边的走廊墙壁全部被刷成了粉色和蓝色,贴着各种富有童趣的贴纸,要不是楼冠宁亦步亦趋跟在身后,他还以为自己一不小心穿到幼儿园了呢。


 


叶修旋开走廊尽头的唯一一个房间的木门。楼冠宁似乎想拦着他,但也放弃似的由他去了。


 


那里面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各种白云形状的灯饰参差不齐地悬挂在半空中,地面上铺着又软又厚的灰色地毯,乱七八糟的毛绒玩具堆得哪里都是。大象和长颈鹿之间露出个头。叶修走近一看,哟,孙哲平。


 


他呵呵一乐:“嘿哟,大孙,这你卧室?”


 


孙哲平没想到叶修会在此时出现,但他也没惊讶,懒洋洋地抬抬眼皮,像只被大象和长颈鹿玩偶包围的慵懒的雄狮。叶修再走近一看,发现孙哲平身上趴着两只小叶修,还有一个抱着他的右臂枕着他的掌心在睡觉。在几个玩具的缝隙里还有两只小叶修在打架。


 


叶修:“……你们义斩到底抢了几个小叶修?”


 


楼冠宁把毛绒玩具移开,用手分开两只掐架的小叶修,歪头想了想回答道:“七只,五只在这儿,文客北一只,钟少一只。”


 


本尊来了,这五只小叶修也受本尊的吸引主动凑过来,叶修惊悚地看着一堆和他的脸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东西把他团团围住,争抢着要爬到他怀里。孙哲平托着下巴观察一阵儿,伸胳膊把叶修拽倒。叶修一个不察倒在对方早已准备好的怀抱里。小叶修们一看本尊倒下了,兴奋地往他身边凑。那只刚才趴在孙哲平手心睡觉的因为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被挤在后面,眼看着要掉金豆子,叶修赶忙把他托在掌心里。这才破涕为笑。


 


在义斩的一下午简直就是兵荒马乱,叶修只能庆幸小叶修不会说话,不然就是苍蝇成精,他得被生生烦死。


 


休息一晚上,叶修打算从南到北开始自己的与各站队搞好关系之旅。他坐着飞机先飞到g市。喻文州来接机,还带上了他的小叶修。


 


那小叶修穿着小背带裤,见了本尊没有像其他小叶修一样扑上去,反而露出一个和喻文州如出一辙的微笑,叶修一个激灵,看着自己那张脸露出那样的微笑着实瘆人。他坐上蓝雨的专车到达俱乐部。小叶修一直乖乖坐在喻文州的上衣口袋里,露出个大脑袋,安安静静的特别乖巧。叶修心想不愧是文州带出来的小叶修,和其他的叶修就是不一样。等到了俱乐部,喻文州要脱外套,先把小叶修托在手心里放到桌子上。小叶修似乎是迫不及待了,他站起身朝叶修的方向走去。


 


刚走一步,大头朝下栽倒在桌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听起来就疼。


 


叶修被吓得蹭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把像棵大头蒜一样的小叶修扶起来放在自己手心,吹吹他磕红的脑门。小叶修笑得双眼弯弯,软在叶修的掌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小叶修头有些大,走路容易摔倒,所以我一般把他揣在口袋里。”喻文州解释道。


 


大头小叶修应和一般用自己的大脑袋蹭蹭叶修的掌心。


 


叶修一面有点心疼小叶修,一面又觉得喻文州说的那句“我的小叶修”给人感觉怪怪的。


 


来不及多想,从楼梯口窜出来两个小身影一前一后跑得飞快。跑到大厅中间时,抬脸在空气中嗅嗅,猛地转头锁定叶修本尊,一个急转弯冲着叶修埋头狂奔。


 


紧随着跟来的便是嚷嚷着的黄少天。


 


“我靠,那俩小东西又躲到哪里去了?快点出来快点出来!少天哥哥这里有好宝贝给你们哟,想不想要想不想要?别跑了你们跑不掉的——老叶?”黄少天一个急刹车,难以置信地看着坐在原地抱着三只小叶修的本尊。


 


黄少天立马扑过来,吓得三只小叶修从叶修温暖的怀抱里接连跳出来,喻文州眼疾手快托住自己的大头小叶修。


 


黄少天准确地抱住叶修,像树袋熊找到了他的尤加利树。趁着此时没有外人对叶修大吃豆腐,嘴里嘟囔着我就摸摸看看你瘦了没,没有别的意思别瞎想。叶修的衬衫都快被扒下来了,几只小叶修又不干了,转过来要咬黄少天。黄少天龇着小虎牙,吓得他们倒退好几步。


 


“少天,你又让他们穿女装了?”喻文州在一边问。


 


黄少天支支吾吾的,说也不是特别过分,普通的水手服而已。


 


“普通?”喻文州反问。


 


“还有白丝……”


 


叶修怒掀黄少天。


 


“大流氓!”


 


被叶修叫大流氓的黄少天细细琢磨了一下叶修刚才有些羞恼的语气,不知道yy出什么来了,嘿嘿笑起来,明明是阳光帅气的五官硬生生凹出猥琐的感觉来,吓得叶修抱紧三只小叶修,缩进喻文州准备好的房间里不肯出来,任凭黄少天在他门外说了半晚上的垃圾话。


 


叶修第二天离走前再三警告黄少天不许给小叶修穿女装,黄少天腆着脸说你穿给我看就行了,叶修白了他一眼,踏上去往s市的路。


 


轮回的几人还是蛮客气的,江波涛好好地尽了地主之谊,带领联盟工作人员叶修好好地游玩了s市,轮回队长周泽楷与队员孙翔陪同。周泽楷带出了他的那只小叶修。可能是因为待在长得帅的人身边时间久了,帅气这个东西能传染,叶修总感觉这只小叶修相貌不俗。尤其是他软绵绵地一笑,感觉周围噼噼啪啪开着小花。


 


叶修尝试着摸了摸他翘起的呆毛,小叶修舒服地眯上眼睛,还发出“嘤~”的一声。


 


“不是说不会说话吗?”叶修惊讶地看着那只抱着他手指蹭的小叶修。


 


江波涛笑着说:“可能是因为跟着队长的原因吧,或许这只小叶修格外能说会道。”


 


小叶修确实很能说,但他不会说话,所以翻来覆去也只是哼哼唧唧的声音,像只小猫咪。


 


在轮回的一天算是叶修度过的最轻松的一天了,但他此时的心情却一点都不愉快,因为下一站就是霸图。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凶狠的表情跟老韩一样。


 


叶修与站在门外死活不让他进的保安大眼瞪小眼好半天,内心循环播放这句词儿,直到被张新杰领走。


 


叶修探头探脑地跟在张新杰身后走,训练室里,韩文清正在训人。韩文清训人不大吵大嚷,但他会一字一句毫不留情面地把问题掀开来讲,配上皱眉瞪眼的表情简直能把几个小伙子吓哭。叶修眼睛骨碌一转,发现韩文清头顶上趴着的一只抓着头发睡觉的小叶修。他一时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


 


“谁在笑?”韩文清循声找来,正好对上叶修带笑的目光。他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眼神似乎软化了些,等回过头来面对着队员们又变成严肃的模样,伸手把睡得要掉下来的小叶修重新扶到头顶让他躺好。


 


叶修忍笑忍得辛苦,他小声问张新杰:“哎,你们霸图不是把我看成一辈子的死敌吗,怎么老韩养了小叶修都没人抱怨啊?”


 


张新杰推推眼镜,客观地讲:“他很乖,招人喜欢。”


 


又转头上下扫两眼叶修,似乎在说和你本人一点都不一样。


 


叶修撇撇嘴,等韩文清走出来先发制人地问:“老韩,他招人喜欢还是我招人喜欢?”


 


手指了指韩文清头顶的小叶修。


 


韩文清理所当然回他一句“幼稚”,顺便带他到会客厅。等走出好远韩文清才又说了一句:“本尊是本尊,什么都比不上。”


 


叶修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


 


吃完饭,叶修主动要求参观一下队长房间。


 


“你带我去看看又不会死,”叶修抓着韩文清的队服外套,“还是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儿?”


 


韩文清哼了一声,拽着叶修的手带他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


 


“哎哎,老韩你慢点!刚吃完饭呢!”


 


韩文清用钥匙开门,里面的装饰很简洁很老韩。一床一桌一椅一衣柜,多余的装饰没有,一溜儿的黑白灰。叶修啧啧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槽点。倒是一直拽着韩文清头发的那只小叶修从他肩膀上溜下来,蹬蹬蹬地跑去电脑桌最下面的抽屉那儿,熟练地输入密码。


 


“等——”韩文清似乎想要阻止。


 


小叶修已经主动从一抽屉的小裙子里翻出一件粉色带花边的,在自己身上比量两下,跑回叶修身边,献宝似的举起来,似乎要穿给他看。


 


叶修扭动僵硬的脖子,韩文清已经单手捂住自己的脸了。


 


小叶修在职业选手圈彻底流行起来。每天刷说说满是关于小叶修的。


 


黄少天:我靠一大早上又找不到我的叶修了。谁!!!谁动了我的小宝贝!!!小卢是不是你!!!@卢氏护修宝。


 


张佳乐:日常吸修。【把脸埋在小叶修肚子上猛吸.jpg】


 


孙哲平:新衣服到了。【男友衬衫版小叶修.jpg】【兔子装小叶修.jpg】【女仆装小叶修.jpg】


 


喻文州:家里的叶修太粘着我了怎么办【小叶修窝在喻文州肩窝抓着他头发不松手.avi】


 


职业圈的流行语俨然变成了“你想把我笑死,好继承我的叶修”“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抢不走我的小叶修的样子”“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勾引走了你的小叶修”“吓得我抱紧了怀里的小叶修”“吓得我怀里的小叶修都掉了”“吓得我捡起了我的小叶修”。


 


最后联盟还是决定颁布一条告诫众职业选手珍爱生命,适度吸修,注意身体健康的通知。


 


起因是一条新闻。


 


“某战队此赛季战绩不佳,疑似队长沉迷叶修过度,无心备战,粉丝强烈要求转让小叶修!”


 


——完


 


为了写段子,今晚我要修仙复习,谁也别拦着我,老子要飞升!

评论
热度 ( 5466 )

© JIN子期 | Powered by LOFTER